网易首页-新闻-体育-NBA-娱乐-财经-股票-汽车-科技-手机-女人-论坛-视频-博客-房产-家居-教育-读书-游戏-LOFTER |
Rss
害人不得 害人不得 发送消息 他的LOFTER
等级:
叶叶

积分: 2

发帖: 621 篇

在线时长: 123 小时

网易装修基金: 354 详情>>
只看楼主 楼主    2017-06-14 20:55:25 举报
管理
打印

仪陇县一村霸暴打60岁老奶奶 凶手仍逍遥法外(转载)

(江汉秦川)近日接到,四川省仪陇县凤仪乡红粱村五组村民陈德贞的投诉反映:我被乡村恶霸恐吓绑架只为强占未经合理陪偿的土地、殴打致伤,而凶手至今仍逍遥法外。
2017年6月12日,来到了仪陇县实地核实了解情况:
一、言语恐吓,嚣张底气何处来
陈德贞讲:2017年4月2日11点25分,我侄儿余波接到了一位中年男子的电话,让他不要再过问孙兵修建通往猪场公路土地赔偿的事,我也不整你,有些事就不能合理,就比如说你在村上发生点意外,派出所都找不出来,你可以去打听一下我是什么人,我不怕你晓不得我是啥子人。
二、强行扣押,权利何处来
陈德贞讲:2017年5月10日我正在插秧时,听见猪场人声嘈杂,看见很多翻斗车铲车在猪场周围。我心想,赔偿问题还没解决好?怎么又开始动工了?因此,我立刻跑到施工车辆前面阻挡。这时,孙兵的老婆连推带骂和几个女人把我推倒在地,其中还有一个手上刻龙画虎的年青小伙子在场,后将我强行弄上一白色面包车将我带走。车到双庆乡时,我才清醒过来。我便拍打车窗想跳车,边拍打车窗边问车上的几名不认识的妇女:“你们把我往哪里弄?”孙兵老婆边骂边说:“把你弄到马鞍去清醒下头脑,把你个寡母子婆娘整死。”我泪流满面地说:“我要回凤仪去。”在我的苦苦哀求下,她们才调转车头把我拉到凤仪乡政府推下车便不管了。
我在乡上挨个求助却无人理,直到当天下午18时一罗姓乡长问了我一句:“叫我给红粱村支部书记余双益打电话。”余双益却说:他不管。最后我多次给余双益打电话,他再也不接听了。罗乡长也打了余双益的电话也都没接。我的幺女儿给五福乡派出所打电话报警,派出所民警说找乡上领导解决,乡上领导又说找派出所调解,推来推去不了了之。晚上19点左右,我无助地拖着一身泥巴和被摔伤的腿一步一拐地去了幺女家留宿一夜。
为什么乡、村两级政府对我都是不闻不问?难道像我这样的善良老百姓,就应该任人欺负?践踏?将我强行绑架至双庆乡,控制我人身自由长达3个小时之久,其目的是为了强占未经合理补偿的土地,采取暴力的手段硬化通往其猪场的公路。


(图为:孙兵占用陈德贞们的土地,正在打井)


(图为:孙兵的养猪场)
三、被殴打致伤,凶手为何仍逍遥法外
陈德贞讲:2017年5月21日中午,我到孙兵修建通往他养猪场的工地去询问,他关于占用我土地修建公路的赔偿问题。到正在硬化公路的现场后,我便问孙兵关于占用我的土地该怎么赔偿。没说到几句,孙兵父子俩恶狠狠地大声骂我:“你个寡母子婆娘,老子整死你。”我的丈夫曾经是一名退伍军人,在几年前因癌症去世了。本来我心情一直不好,加上孙兵占用我的土地一直没有协商解决好,就强行霸占我的土地硬化公路,我确实气不过,便用手里的锄头把孙兵的车前灯砸坏。随后,孙兵和他老婆开始对我拳打脚踢,他们家有两个人将我架了起来,孙兵的父亲孙洪元在我的身体上乱打,当时把我打的头昏眼花、疼痛难忍。
后来是村民通知了五福派出所来到了现场,也是村民通知了救护车才将我接到了仪陇县人民医院。当时,在场的除了我村的村民,还有7、8名不知身份社会人员在现场。同时,村主任张刚德躲在不远处一直观望现场,他没有来采取任何的制止。后来打过了,他就走到我面前什么都没有说,这时120的救护车来了把我弄上车送往了医院。难道村干部就是置群众的生命于不顾吗?这7、8名不明身份的人又是来做什么的?难道又想将我强行绑走吗?
住院后,经医院检查得知,我的左侧胸腔有积液、左侧的6、7根肋骨骨折了。现今,我已经住院长达20多天之久,孙兵一家没有任何一个人来看望过我。我每天都在疼痛中度过,晚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所有的药费也是由在外务工的儿女垫资的。现在,我真的想一死了之,不拖累我的儿女们!


(图为:陈德贞肋骨受伤的位置)


(图为:医院的诊断证明书)
凤仪乡红粱村实地核实了解
村民反映称:孙兵修建通往养猪场的路,确实其中大部分是陈德贞他们家的土地,一直也没有给过陈德贞土地赔偿款。孙兵一家人还打人家这样一个孤儿寡母的人,真的是太恶劣了,前面还把陈德贞强行绑架过。我们社有114名常驻人口,现今在家的都是60岁以上在家的老人。孙兵修建的猪场在我社饮用水的上游,加上我们的水井都打在河沟旁边。天干时、井里没有水时,我们都是吃的这个河沟的水。


(图为:村民用作饮用水的河沟)
医院了解的情况
2017年6月13日上午9点,来到了医院骨科办公室了解关于陈德贞的受伤情况。郭主任说:“5月21日18点27分入的院,经过照CT可以知道陈德贞的第6、7根肋骨骨折了,有部分软组织拉伤,要好完需要几个月哟。”
五福镇派出所了解的情况
2017年6月13日上午10点,来到了五福镇派出所,见所长办公室正在开会,便来到了教导员办公室。教导员接见的,我们表述了来意后,教导员说:“所长在开会,这个事情我们知道,我们也出过警,具体情况我们没办法向你们讲,我们有规定,你们先到县公安局政治处去联系后,我们才能把具体情况给你们讲。”
凤仪乡人民政府了解的情况
2017年6月13日上午11点,来到了凤仪乡人民政府党委书记办公室,党委书记由于要开会便将我们带到了李副书记的办公室。我们向李副书记表述了来意后,李副书记说:“你们有没有县委宣传部的专门介绍信?找他们给你们开具一个正规的介绍信、一个函,我们见到函之后才接受采访。但是考虑县城太远,如果可以以聊天的形式,我可以先说一下这个情况。这个问题乡上和村上反复调解了7、8次,每次调解后他们都反悔。等陈德贞出院后,派出所和我们一起,双方做最后一次调解,实在不行就只有走司法程序了。”
仪陇县公安局了解情况
2017年6月13日下午15点,来到了仪陇县公安局政治处主任办公室。热情的招呼我们,我们向他表述来意后,政治处主任电话叫来了另外一位办公室的工作人员把我们接到了他的办公室。我们向该工作人员介绍了情况后,他说:“你们去市公安局政治处发公函、或者开个介绍信来,我们才能接受你们的采访。因为我们是半军事化管理、纪律部队。”
最后村民说:现在我们五组的年轻人都外出打工,只剩下我们8、9个老年人在家,看见孙兵这样霸占、殴打、恐吓和绑架村民,我们出面说句公道话还受到孙兵对我们恐吓,说:“你们再这样,我就对你们怎么样、怎么样......!”这样人在我们这里称王称霸,我们实在是感到害怕和无助。我们对孙兵这样的“村霸”敢怒不敢言,希望你们媒体为我们伸张正义,希望相关部门严肃处理这个事情,还我们百姓一个良好的治安、生活环境。
来源 国际网
249 浏览 0 回帖  
手动保存 | 恢复内容 | 清除内容
如何用手机快速回复?
验证码 ()
看不清,换一张 点击换一张
回复本帖 注册
注册通行证
忘记密码?
取消